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严重变形的我本沉默石墓阵怎么去,躯干

        显然还有传奇续章火龙任务很多事情我们不知道,不过基于我们在这次战斗中的种种观察,加上从圣约人战俘口中获取的情报,以下是我们目前知道的全部:圣约人到这里似乎是来寻找某种‘神圣遗迹’的——我们猜想应该是某种尖端科技——但它们遭遇了被称为‘洪魔’的生物形态。她朝金属板上死去的生物比划了一下,那些就是洪魔。 很有意思。席尔瓦嘀咕道。 据我们目前所知,麦凯说道,洪魔是一种寄生生物形态,专门攻击智慧生命,抹去他们的记忆,占据他们的躯体。韦尔斯利相信,建造光晕的目的就是囚禁它们、控制它们,但我们尚没有直接证据能支持这一判断。

        或许科塔娜和士官长能证实我们的发现——如果我们能再次和他们联系上的话。 从这些标本来看,供魔表现出不同的形态。麦凯说着,用格斗匕首刺破了瘫软的感染型洪魔。如您所见,这种洪魔在腿部的位置有触须,触须上还有一对极其锋利的刺针。这是它们用来入侵受害者的中枢神经系统的。它们最终会在宿主的体内滋长开来,并寄生其中。 席尔瓦试着想像那种被寄生的滋味,不禁打了个冷颤。他表面上不动声色地说:请继续。 麦凯说:是,长官。她走到下一个停尸台前,这就是圣约人所谓的‘战斗型洪魔’。如您所见,从残留的脸部看,她原来是个人类。根据她皮肤上依然可见的刺青判断,我们猜她是太空舰队的武器技术员。如果从她胸部的孔洞窥视,您可以看见感染型洪魔的残留,它们尽可能地缩小以便适应她的心脏和肺部的大小。 席尔瓦实在不想看,但又觉得自己必须看。他凑上前去,近距离观察褶皱的表皮,只见几块恶心的绒毛依然黏附在上面。他的眼前闪现过一连串骇人的图像:病态的肌肤;瞪大的蓝眼睛惊魂未定,仿佛依然忍受着不可思议的痛楚;扭曲的、牙齿脱落的嘴巴;直穿右颊骨、略微起皱的7。62毫米口径子弹留下的弹孔;肿胀的、充满寄生体的脖子;瘦骨嶙峋的胸部中间被撕裂,两个干瘪的乳房各自垂挂在一旁;严重变形的躯干,上面有三个几乎重合的枪眼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