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我的数学一向不大好

不用我再教长期sf传奇轻变你怎么联上中心计算机吧?可这根本没有用。 商维梓大声说,我们只是二级节点,不要说更改数据了,就连只读访问也是受到许多限制的。 你们想让我将数据库更改以便让你们具有合法身份,这根本就是办不到的。 你在撒谎。 何夕打断商维梓的话,我不相信这是真的,你肯定有办法。 但是何夕的声音渐渐走低,几颗汗珠从他的额头上往下淌。 楚琴一语不发地愣立在一旁,她看上去像是没了一点主张。 我没撒谎。 商维梓苦笑道,其实‘谛听’系统采用的是一种相当传统但却相当完善的加密算法RSA,你们应该知道这种算法吧。 我只是听说过。 何夕老实地回答,我的数学一向不大好。 看来我要多说几句了。 商维梓擦了擦头上的汗,数学中的许多函数都具有某种‘单向性’,这就是说,有许多运算本身并不难,但如果你想做逆运算就难了。 最简单的例子是除法比乘法难,而开方又比乘方难。 在 RSA算法中,首先要选择足够大的两个素数,算出它们的乘积,再通过系列运算后得出两套数字,其中一套是公开密钥,另一套则是秘密密钥。 用公开密钥加密的信息只有用秘密密钥才能解开,反过来也一样。 每个人可以选择一个独有的公开密钥,并公诸于世,而秘密密钥则只有自己知晓。 当别人与你通信时则利用公开密钥将信息加密,你收信后便用秘密密钥将其解开。 他人即使截取了密文也无关紧要,因为只有你自己才知道唯一能够将其解码的秘密密钥。 同时,由于 RSA算法具有的对称性,所以它还能用做数字签名,这实际上就是所谓的身份识别。 ‘谛听’正是基于上述原理运作的。 我不太明白。 何夕插入一句,能说详细点吗?我举个例吧。 商维梓解释道,比如说何夕的身份代码是015123711207,这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的。 不过谁都可以宣称自己就是015123711207,我们又该如何鉴别呢?其实只须每次任意选择一段信息,比方说 12345这个数,然后请对方用他的秘密密钥将这个数加密成密文。 只要我用何夕所独有的公开密钥能够将密文正确地还原为 12345这个数字,则证明此人货真价实,否则就是一个冒牌货。